• 登录  |  注册
  • 首页>检索页>当前

    产教融合的“三级跳”

    发布时间:2020-12-23 作者:倪秀 来源:中国游戏比赛下注网

    每天起床,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茂县唱斗村牧民吴万全第一件事就是掏出手机,点开一个程序,查看放养在斗子山顶的20多头牛有无异样。

    斗子山海拔约2600米。此前,吴万全上山一次需走一个多小时山路;现在,通过一部手机,足不出户,他就能知道牛是否偏离了草场。

    这一切,都要得益于成都航空职业技术学院(以下简称“成都航院”)在当地推动的“航空生态牧场”扶贫项目。今年3月,“航空生态牧场”项目成功入选全国教育扶贫典型案例。

    无人机放牧,让“苦力活”变成“技术活”,从而带动产业升级,这只是成都航院产教融合的一个缩影。在无人机行业大力发展的今天,成都航院通过主动融入行业,解决企业发展的人才需求;与企业共建技术服务平台,服务地方行业发展;制定行业标准,助推产业升级发展,完成了产教融合一个漂亮的“三级跳”。

    2020122216086281593010995.jpeg

    无人机专业学生正在进行翼龙无人机拆装练习。图片由学校提供

    新兴产业,人才缺口如何补?

    主动融入,从订单班开始破局“用工荒”

    2013年初,成都航院收到了来自航空工业贵州有限公司的“求助”:因承担无人机相关试验试飞任务,企业急需无人机技术人才。当时学校还没有无人机相关专业。

    “企业有需求,我们就应该主动作为。”成都航院校长张蕴启说,经过和企业充分沟通,并对市场进行调研分析后,学校决定在“机电设备维修”专业下面,开设无人机装试方向,为企业定向培养人才。

    2013年9月,成都航院新生入学,比起往届学生,他们进入校园后有了一个新的选择:学校面向全校选拔人才,纳入“航空人才计划”,学费全免,入学即可和企业签署定向就业的第三方协议。

    “这相当于一个订单班,我们命名为‘贵飞班’,当时招收了23人。”成都航院通用航空学院执行院长何先定介绍,“贵飞班”的学生在学校学习两年,第三年在企业培养。自此,成都航院开始了无人机专业技术人才的培养。

    听说成都航院有了无人机相关专业方向,许多企业开始“找上门”。

    “中航(成都)无人机系统公司、成都纵横自动化……许多企业都来找我们合作、要学生。”何先定记得,2014级的学生还没毕业,很多就被企业提前“预定”了,根本不愁找工作。比如在中航(成都)无人机系统公司的翼龙无人机团队中,无论是在国内做装配调试,还是到国外做技术服务的员工,80%左右都是成都航院的毕业生。

    从2013年到2020年,成航院无人机相关专业招生规模增长了20多倍。2020年单招,15个计划名额,有100多人来报名,无人机应用技术成了学校极具吸引力的专业。何先定说,如今学校开设的无人机应用技术专业,每年招生规模超过400人。其中,有1/2的学生是面向国防现代化需要,为空海军部队定向培养的士官生,其余的学生均面向社会就业。“可以说,我们有大批优秀毕业生活跃在航空产业之中,支撑和助推着产业发展。最初专业虽因满足企业而生,但最终获益的是校企双方。”

    行业发展日新月异,人才培养如何跟上市场节奏?

    搭建平台,与行业企业“抱团发展”

    近年来,无人机从军用逐渐进入民用领域,而无人机相关技术人才的缺口也在日益增大。2020年8月27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新职业——无人机装调检修工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预计未来5年无人机装调检修工需求量约350万人。

    2015年,“无人机应用技术”被写入《普通高等学校高等职业教育(专科)专业目录》。2016年成都航院把无人机应用技术从一个专业方向升级为独立开设的专业,并下设4个专业方向。

    2018级无人机应用技术专业学生康钦虎告诉记者,入学之初自己只是“肤浅”地以为这就是玩无人机航拍的专业,通过学习才发现,这个专业对技术的要求远不止于此。

    无人机应用技术专业要学些啥?在这个快速发展的行业,学校培养的人才如何不与市场脱节?这些问题,不仅学生最初不清楚,连学校的领导、老师也很困扰。“2016年开始才有这项专业的独立专业代码,教材和培养模式都没有可借鉴的。”教师严向峰说,学校2013年设立无人机专业方向时,老师们完全是“摸着石头过河”,大多数的教材都需要靠自己编撰。

    2018年8月,成都航院联合5家行业龙头企业成立成都市无人机产业协会,与行业企业实现“抱团发展”。一方面,协会致力于推进成都市无人机企业间的技术交流与合作;同时,成都航院通过协会,在人才培养方面加强与企业的合作。

    在成都航院实训基地,有架非常“硬核”的真机——翼龙无人机,这是一种中低空、军民两用、长航时多用途无人机。在指导教师的带领下,同学们能够与它进行“亲密”接触。

    “这都是企业赠送给学校的,除了翼龙无人机,还有国内最先进的无人机地面站模拟训练系统等。”何先定介绍说,国内知名的中航(成都)无人机系统公司,唯一接受来自成都航院的学生成规模到企业实训。傲世科技、成都纵横等优秀无人机企业,都愿意为学生提供实践平台。

    在企业和行业协会的帮助下,成都航院无人机相关专业的教师队伍成长迅速,专任教师中90%以上来自部队、科研院所、行业企业,70%以上的教师都参与过企业项目。2013年至今,团队共主持或参与各类自然科研项目50余项、教育科研项目20余项;发表各类论文70余篇,获国家专利授权150余项。

    行业生态渐起,如何服务地方产业需求?

    制定“游戏规则”,引领产业提档升级

    尝到了抱团发展的“甜头”,成都航院决定主动作为,担起引领地方产业提档升级的重任。

    随着无人机“井喷”时代的到来,无人机的使用范围越来越广,但“黑飞”的现象也越来越频繁。2016年,中国民用航空局陆续发布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相关条例和规范。面对规范,企业如何生产达标的无人机?企业在应用无人机时,又该遵守哪些规则?一个行业性的规范体系,亟待出台。

    2018年,成都市交给成都航院一个重任:编制《成都市无人机服务规范》。这是在国内率先启动的系列地方标准5项,为无人机测绘、航拍、电力、农业等服务提出参考标准,推进无人机行业应用服务业安全、规范发展。如今,这项规范已经正式公开发布。

    此外,成都航院还承担了IEEE(国际电子与电气工程师协会)授予的无人机应用架构标准的编制任务。更值得一提的是,与企业组建联合团队,研制基于翼龙无人机适航标准体系和维修执照体系,填补了国内空白。

    “产教融合的最高级,应该是互相促进和引领,形成‘产学研用投’的全链条。”成都市无人机产业协会副秘书长刘红说,高校以教育为本的同时,也需要为地方经济发展助力。成都航院参与制定行业“游戏规则”,让学校有了更多的行业话语权,也让学校的产教融合向纵深推进。

    2019年初,成都航院与行业龙头企业启动建立无人机应用技术研究院,同年9月,又联合发起成立四川省无人机应用技术创新战略联盟。2020年8月与中航(成都)无人机系统股份有限公司共建成都无人机适航技术与标准研究所……

    “当产教融合向纵深推进,我们发现道路越走越宽。”张蕴启说,借力与行业、企业共同搭建的平台,成航院承担了《面向无人机产业集群全产业链的创新服务平台》《无人机综合监管课题研究》等省部级重大项目研究与建设;推进混合所有制、1+X、退役军人培养等职教改革试点。学校在深化校企融合的基础上,通过科教融合,以国防和产业发展需求为导向,切实为企业、部队培养“来之既战”的高素质技能人才。(游戏比赛下注-中国游戏比赛下注网记者 倪秀)

    0 0 0 0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国游戏比赛下注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